简体 | 繁體
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| 局属单位
...
 
院2022年“书香三八”读书获奖征文:《姥姥的油饼胡辣汤》
作者: 林雪敏   来源: 院工会   2022年06月23日 10:36   访问次数:

地矿四院2022年“书香三八”读书征文:二等奖

姥姥的油饼胡辣汤

作者  林雪敏

       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望着窗外淅沥沥的小雨,愈加想念我的姥姥,他老人家去世第二个年头了,因为疫情,响应国家号召,不能到您坟前祭奠。可我对您的思念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爱是什么味道的?我想每个人都有不同感受。是苦、是甜还是......,在我的记忆中,最让我惦念的爱的味道,是姥姥烙的饼和胡辣汤。这味道,填满了我的整个记忆,影响我一生。

        我的老家在河南虞城一个有着历史底蕴的村子,姥姥家和我家就临着一个村,站在我家门口就能看到姥姥家的袅袅炊烟,和她院里的那棵柿子树。

        我们学校坐落在姥姥村边上,一放学,我们都撒欢地奔向姥姥家,拉开饭橱到处找吃的。每当这时候,姥姥烙的饼,正躺在小馍筐里等着我们呢。

        姥姥烙的饼无论外形或口感,在我们那十里八村无人能比。脆黄而油亮的外衣下,裹着的是一层接一层白嫩嫩的饼瓤,用指尖轻轻一提,丝丝相连,那个香脆劲儿,那葱花味....光想想都直咽口水。

        油饼出锅后,要晾上一会儿,不然烫嘴;但又不能晾太久,因为趁着温热吃才够味!使劲咬上满口,“嘎吱”一声,牙齿欢愉地跳起舞来,好不爽快!不一会儿,再看我们的小嘴,油光锃亮,沾满了饼渣儿。吃完手上的,小小的舌头灵活地在唇边绕上一圈,连饼渣都不放过。

         我大口大口地吃着,坐在一旁的姥姥笑眯眯地看着。嘴里还不住地念叨:“还有呢,还有呢,着啥急呀。先垫垫,等会还有胡辣汤呢!垫吧几口,赶紧去屋檐前掐银银菜……”姥姥做的胡辣汤那更是一绝!提前三个小时醒上面糊,经过五次换水,五次淘洗,洗出面筋,再炸出面筋泡,花生米,豆腐皮,海带丝......配上屋檐前纯天然的银银菜,那味道真是绝绝子!

        转眼间,锅盖大的油饼就被我和姐姐吃掉一多半,再喝上两碗胡辣汤,那简直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。姥姥总说,孩子放学回来一定要先垫垫肚,在姥姥的认知里,孩子正长身体,活动量大,说啥也不能让孩子饿着。

        2003年,我考上大学,只身来到郑州。只有寒暑假才能见到姥姥,陪姥姥的时光被距离剪短,再剪短。

        还记得,那时候假期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姥姥家。每次见面姥姥都会说:“敏儿又瘦了,一个人出门在外千万别饿着,钱别省着,要多学点知识,以后才能少受罪,谁有都不如自己有……”没有什么大道理的一席话,却总能洗刷掉我出门在外所受的种种委屈,转而被巨大的温暖包裹。

        在姥姥心里,我永远都是那个放学回来饥肠辘辘的孩子。家中小馍筐里,总会有我最爱的油饼散发着温暖的香味在等着我。

        姥姥出生于20年代,享年90岁,人生历程跨越了两个世纪。新中国成立后,社会生活日新月异,而她的想法没有变:不能让儿孙受苦挨饿。

        现如今,姥姥家柿子树还在,可姥姥已经不在了。每每回家,再没人跟我唠叨“别饿着,别省着”的话了,再也吃不到姥姥亲手做的油饼了……

        姥姥烙饼的手艺,妈妈学了,我又从妈妈那里学了来,可是没有姥姥的味道了。味道自然是有差别的,但这里面藏着的爱,是一样的。

        时光易逝,有些人有些事终会不在。我想,有一天我会教女儿烙饼,让她也留住这个味道。这个味道在,爱就在。

 

 

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四地质矿产调查院版权所有 ©2021-2022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郑开大道67号河南地矿郑东大厦 邮编:451464
电话:0371-85395800 传真:0371-85395866 邮箱:zzc5815@126.com
网站备案号: 豫ICP备10007989号-1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22/06/23 16:05:00